。蛀牙。

【瑞金】人间久别不成悲

太好看啦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啦!(-̩̩̩-̩̩̩-̩̩̩-̩̩̩-̩̩̩___-̩̩̩-̩̩̩-̩̩̩-̩̩̩-̩̩̩)

加我看瑞金🔞小短片:

       速写段子,短,建议慢点读。虽然我写的很快……


      非性转,不要被开头误导。


     
      搭配BGM 《sign0》


  


         ※


  「坐吧。」
  
  
  格瑞将门钥匙扔在桌上,翻过杯架上的杯子倒茶。女孩几乎是踮着脚走近他的家,局促地坐在沙发上,纤细小腿紧紧并着。
  
  
  格瑞已经将凉透的隔夜茶端来,手伸在女孩面前才觉着不合适,又端回去倒掉,问:「你要喝什么?」
  
  
  女孩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这时候她才觉得进了这间墓地一般的屋子里的唯一一点轻松。这个优秀的宛如设定好的机器人一样的男人,用他笨拙的待人接物方式让她获得了一点亲近感。「嗯……随便。」她说,手掌拢了拢肩边金色卷发,抬头一笑,露出一张比窗外小院里向日葵还要研丽几分的笑脸。
  
  
  「那……我去新泡一杯茶。」
  
  
  格瑞端着茶具走到厨房,女孩往里面瞥了一眼,皱了皱眉。洗碗台上摆着两个杯子,两个碟子,一只杯子装满牛奶,另一只杯底一点奶渍,一只碗上卧着吐司荷包蛋,另一只盘子空空如也。应该是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早餐痕迹。
  
  
  「格瑞先生你……一个人住么?」
  
  
  「是。」简洁利落,毫不拖泥带水。
  
  
  「哦……听说你以前交过三个女朋友?」
  
  
  「两位。」
  
  
  「……?」
  
  
  「一位是恋人。」
  
  
  「……啊?」
  
  
  格瑞将重新盥洗干净的杯子倒入热牛奶,摆在女孩面前。
  
  
  「如果你决定当我的恋人的话,我认为你有权利了解这些。你有什么想问的,我知无不答。」
  
  
  女孩有些犹豫了。这个男人实在让人很难觉得他适合谈恋爱,一举一动都带着机械化的冰冷意味。可是……她偷偷瞄了男人俊美到人神共愤的面容。这个男人又实在太优秀,让人太想呆在他身边。
  
  
  「那……」她试探着开口,「那位能让你区别对待的『恋人』,对你很重要吧?」
  
  
  「应该吧。」
  
  
  应该?女孩一愣,这是什么回答。可是银发男人眼神淡漠,直觉告诉她不应该深究。
  
  
  「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啊?」
  
  
  「……自然而然。」
  
  
  「啊……」
  
  
  格瑞也意识到这样会把天聊死,多补了两句。
  
  
  「医院里认识的。我去检查身体,路过花园……他在那里沿着地砖缝背着手玩跳格子,病号服松松垮垮的,脚腕又细又白……他玩的很专注,脸上红扑扑的,额头上冒一点汗,阳光下亮亮的,我看了他一会儿都没注意到。后来玩累了注意到了,就抬头对我笑了笑。我当时就觉得,应该和他谈一场恋爱。」
  
  
  女孩沉默着等他的后续。
  
  
  「后来我经常去医院……牙疼,头疼,胃疼,想方设法疼。就在一起了……大概是在一起了。」
  
  
  「认识了两个月,就在一起了两个月。」
  
  
  女孩踌躇着打量格瑞。她总觉得这个话题不应该继续了,可是她看着格瑞,觉得这人面色云淡风轻,像在讲述一个久远的童话,唇色是一贯的苍白薄凉,他天衣无缝地淡然着。
  
  
  「那……是怎么分开的呢?」
  
  
  「他出门,没再回来。」
  
  
  女孩小小惊呼一声。这样的分离方式太过荒唐。却见格瑞轻声替他的前恋人解释。
  
  
  「两个月过的像水一样,没人做出过承诺,他没心没肺,我天生薄情,分开和相遇一样……像梦一样。不怪他任性。」
  
  
  「……你不难过吗?」
  
  
  格瑞摇摇头。「不难过,没法难过。」
  
  
  女孩不解。格瑞环视了圈屋子,说:「哪里都没有。」
  
  
  「一点痕迹都没有。就算是最轻的羽毛落在雪地上也会留下印子,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,所有气息在他的脚跟离开这间屋子的范围时销声匿迹。我有时候半夜醒来会想,他大概只是一缕偶然落在我窗前的阳光,暖金色的,或者只是一缕风,在我指尖转一圈。这么一想,再低头看看手掌,也就不觉得难过了。」
  
  
  「但是……」女孩的语气替格瑞染上几丝愤懑,「这样也太……一句话不说就,很突然吧?那种措手不及的感觉。」
  
  
  格瑞摇摇头。女孩注意到他新雪一样的脸色,他紫槿色的眼眸微微眯着,颜色化了般清浅,开口时落字极轻,像怕惊扰了一个透明琉璃般脆弱的梦。他说:「并不突然。」
  
  
  「第一次见面时就知道他是晚期了。」
  
  
  空气忽然死了般寂静。
  
  
  格瑞却像开了话匣子,继续轻念。
  
  
  「后来葬礼我没去,我在开会,回来时才收到请柬。那天刚好暴雨,出门不便,我就留在公司处理资金断链的问题。他姐姐因此很不待见我,他姐姐长得和他很像……很疼他。那晚回家的时候电路因为暴雨出了问题,摸着黑开门的。……还好雨停了后月亮格外明亮,我借着那点月色收拾了下桌上的餐具,回屋睡了。之后每天都是这样。」
  
  
  
  「人间久别不成悲。」
  
  
  
  
  格瑞停下话音,许久终于察觉到女孩不同寻常的沉默,悠悠叹口气,「抱歉,我人比较冷漠,不适合谈恋爱。」
  
  
  「不……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唔……」女孩仓皇抬起脸,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旋即低下脑袋。她应该说什么呢……她应该做什么呢……
  
  
  她抬起牛奶抿了口,温热醇厚,她望见桌上的方糖盒,几乎是想随便做点什么的心思,她夹了两块方糖扔进玻璃杯里。
  
  
  格瑞的瞳孔猛然缩紧——
  
  
  金发少年嬉笑着夹起两块方糖扔进冒着热气的牛奶里,面色苍白到令人忧心,让人想起脆弱的透明琉璃。一双蓝盈盈的眼睛却神采飞扬,像藏进世间无数个晨曦,所有本该属于他的灵气与生命力。
  
  
  「医生说你少吃点糖还能多活几年。」
  
  
  「没有糖我多活几年做什么~」
  
  
  没有你我多活几年做什么。
  
  
  「格瑞先生——!」女孩凄厉的惊呼伴随着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响彻于室内,温热的牛奶汩汩冒着泪,随即无奈地沉匿于地毯里。
  
  
  她忽然不敢再上前一步,向着那个跪伏在地的银发男人,那个陡然崩塌的神像。他攥住胸口的姿势直像是要将心脏活生生掏出。
  
  
  女孩后退两步,慌不择路地跑开,跑出这座墓地般的屋子,跑离那铺天盖地的,似要将她溺毙的痛苦漩涡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她跑出大门时渐渐慢了脚步,脚下是小径,两旁是开的灿烂至极的向日葵们,远处是水洗过般的万里晴空。有风自天边吹来,向日葵随风摇晃着笑脸似的花盘,似乎吹来谁的低语,说着对不起,少年音色清朗,挟裹着阳光的气息。温柔得令人想落泪。
  
  
  
  ※
  
  
  
  我以为我可以没事,我以为两个月杀不死我,我以为我看懂了你的背影,我努力听你的话,就这么活下去。
  
  
  
  可我没想到我会这么爱你。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
一个复健……大概会删,不禁转载。

评论

热度(1124)

  1. Yumeyoyo靡音 转载了此文字